少女自虐狂 - 另类小说_第一色 

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少女自虐狂 - 另类小说

少女自虐狂 - 另类小说

我是一个喜欢各种强烈性刺激的女孩,今年18岁。两年前,我就喜欢上了捆绑自己,双手反绑在背後,戴着脚镣,跪在地上挣扎,徒劳地想挣脱身上的绳索,好抚摸自己的小洞洞,可双手紧紧绑在背後,怎麽也松不开,那种迫切想手淫却又没法手淫的感觉让我总是很激动。

  我独自一个人住在一所独立的房子里,这给了我很好的自虐机会。我房间里性 虐 待的各种工具应有尽有,而且房子里有一间挺大的地下室,里面放着各种刑具。

  以前,我总是在房间里玩。但今天,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绑着出去散步!

  这让我的淫水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

  整个下午,我都无心工作。好在是周末,我可以过一个疯狂的假日了。

  下班後,我匆匆地赶回家,吃了饭,就倒在沙发上,一边看着性 虐 待的VCD,一边等着天黑。要在外面绑,可要等到晚一点人少的时候才行啊。

  好不容易,时钟敲了十一点。我开始准备出去。

  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後,我穿上黑色透明的长统丝袜,戴上黑色蕾丝边的吊袜带,最後穿上黑色的5寸高跟鞋,其他都不要了,只是在出去前在外面套上一件红色的披风就好了。

  现在可以开始绑了。一想起绳子紧紧勒在身上的感觉,我的阴道又不知不觉地湿了。

  我拿出两根10米长的麻绳,分别在两条修长的腿上,从大腿根部到脚髁紧紧地绑好,两条腿各绑各的,没有绑在一起,因为待一会还要走路。但为了让走路更困难一些,我用一根2寸长的铁链,两端分别用两把挂锁锁在两条大腿靠膝部上面一点的绳子上。这两把锁的钥匙和脚镣的钥匙一起被我放在书房书柜的顶上,这样,当我带着脚镣时,如果双手仍旧绑在背後,是没法爬上凳子去用嘴取钥匙的。我必须先解开捆绑双手的绳子和手铐,才能拿到钥匙。

  接着,我拿出今晚要戴的脚镣,这是一副皮制的黑色脚镣,中间的铁链也是黑色的,只有3寸长。我把它戴在脚腕上,把两把铜锁锁好。黑色的脚镣在晚上不会反光,免得被人发现。戴好後,我试着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发现像现在这样绑法,我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慢慢往前挪。“如果被人发现,是肯定跑不掉的”

  这样的想法使我更加兴奋了。

  当然,假鸡巴是绝对不会忘的。今天我准备用的是上个星期在成人商店买的新产品,是一种压力控制的塑料阳具,如果插在阴道里时,阴道收缩,假鸡巴受到压力,就会自动开始震荡,有四档力度,阴道收缩的压力越大,假鸡巴震动越厉害。

  我取出两支假鸡巴,粗一点的一支插进阴道里,一直插到子宫口处,另一支细一点的则抹上润滑剂後,小心地插进屁眼里。两只鸡巴的根部都有一个小金属环,我穿上黑色皮制的贞操带,在前後锁好,再把两支假鸡巴的金属环用小铜锁锁在贞操带上的金属环扣上。鸡巴的锁钥匙和贞操带的钥匙以及手铐的钥匙都放在大门口的信箱里,而信箱的钥匙放在地下室的地上,待一会回来时,我必须戴着脚镣困难地走到地下室,拿到信箱的钥匙,再挣扎到门口打开信箱,才能打开手铐,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去拿脚镣的钥匙。

  下半身绑好後,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镜子前面,对这样的绑法非常满意,但我发现,两条腿像这样绑起来,在走动时想阴道不用力,免得触动假鸡巴的开关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这次走到镜子前再走回来,我成功地走到了,没有打开假鸡巴,但随时可能震动起来的假鸡巴让我心里很紧张。

  取出一根15米长的麻绳,我把自己的上身用“龟壳”绑法紧紧地绑好。绳子勒过阴部时,我小心地没有触发假鸡巴的开关。接着,在两只乳头上各夹上一个乳头夹,夹子上各挂上一个3两的重物。我感到乳头的勃起。

  现在,可以披上披风了。我的那件红色毛料的披风质地比较厚,从外面应该不会看出双手反绑的样子。我把披风的带子系好,再把腰间的带子系上,试着走了两步,长到脚髁的披风遮住了脚镣,可是偶尔绑着绳子的大腿会从披风的缝隙中露出来。

  好了,十二点半,该是出去的时候了。我慢慢走出大门,回手把门带上,大门的钥匙就含在嘴里。

  深秋清冷的风吹过来,我感到一阵轻微的寒意,这使我身体更热了。

  街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昏暗的街灯一闪一闪的。我背过双手,把手铐穿过背後绑好的绳子中最靠上方的两条中间的交叉处,然後,分别在背後把双手铐在一起。这样,双手在背後是向上交叉铐着的,两只手肘紧紧贴着身体两侧,从外面不会看出来双手是绑在背後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心地开始沿着街道向前走。

  一开始比较顺利,我小心地迈着小步,尽量控制阴道不要用力,一直这样走到街道的拐角处,假鸡巴还是没有动。可是,一拐弯,我就发现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我一紧张,本能地迈上了路旁的人行道台阶,就是这一下,用力过了头,阴道和屁眼里的假鸡巴马上毫不留情地开始震动起来。

  我心里万分紧张,一种被人发现的恐惧笼罩着我。我尽力保持镇定,装出一副悠闲散步的样子,继续向前走。在安静的深夜,脚镣上铁链的轻微叮当声听起来就像震耳的响雷一样。

  好容易才和那男人擦肩而过,我才松了一口气。我能感觉到那男人的目光在我背後疑惑地注视着。我在这样的时间,一个人在这样僻静的路上,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地走着,每个人看到都会感到奇怪的。我只希望他不要问我什麽问题。

  现在,我又是一个人在静静的街上走。脚镣毫不留情地限制着我每次想快些结束这次冒险的试图,走到街角所花的时间比我想像的要长的多。阴道和屁眼里的假鸡巴不停地蠕动,我感到淫水透过贞操带与大腿间的缝隙,顺着大腿向下流着。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我挣扎着想挣脱手铐,摸一摸自己两腿间敏感的区域,可这不过是徒劳,手铐紧紧地绑着,根本没办法挣脱。就在我用力挣扎的时候,两支假鸡巴的震动又加强了一档。我禁不住开始呻吟起来。

  这时,一个可怕的错误发生了。兴奋的我完全忘记了自己嘴里含着的大门的钥匙。就在我张开嘴的同时,“叮当”一声,嘴里的钥匙掉在了地上。

  我顿时像被雷击一样的呆在了原地,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没有大门的钥匙,我是没办法解开全身的束缚的。而要捡起钥匙,就要把披风全部撩起来,才能用绑在背後的双收购到钥匙。因为披风背後是没有开口的。这样,我不得不在大街上露出全身,而且是紧紧捆绑着的可怜的裸体!

  定了一下神,我开始想办法。首先要解开披风腰间的系带。我先小心的蹲下来,然後双膝一起向前用力,跪在地上,使披风的前面露出一条缝,系带的一端落进了披风的里面。我仔细地用双膝夹住系带,然後,尽量保持平衡,慢慢地坐在地上,系带的活结终於被拉开了。

  我向後仰卧在地上,用双脚和双肘的力量努力地向前挪动,一直到披风整个被翻了起来,全身捆绑着,裸露在凉意的秋风里,使我身体变得火热。我向钥匙的地方挪去,直到把它牢牢地抓在手里。

  我挣扎着翻过身,用头部的力量抬起身子,变成跪姿,再双膝用力终於站了起来。经过这一番折腾,两支假鸡巴早已开到了最大档。衣冠不整的我,就在这时,达到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这次高潮比我以往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十倍。我几乎晕了过去。

  高潮过去後,我开始恢复意识,很庆幸没有被人发觉。我尽量让披风遮住身子,由於没有了腰间的系带,我只能用更慢的速度往回走。

  终於走到大门口了,现在两支假鸡巴的大力震动使我感到痛苦,真想快点把它们取出来。可绑成这样,想快也没有办法。

  我在大门前跪下,用牙叼着钥匙,试了几次,才打开大门上的锁。现在,要走下二十几级台阶,到地下室去拿信箱的钥匙。带着三寸的脚镣,要下台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只能一个一个台阶地向下挪。花了估计十分钟的时间,才到地下室拿到了信箱的钥匙。

  我用可能的最快速度向信箱走去。路上,达到了第二次的高潮。这一次的感觉没有第一次的强烈。背过身子,摸索着打开信箱,取出了里面的所有钥匙,我连忙回到房间里,开始解绑。

  打开所有的锁,我小心地拔出两支假鸡巴,仍然带着脚镣,进了卧室,在床上躺下,感觉到天堂般的舒适。终於可以用自己的手自慰了。我达到了今晚第三次的高潮。

  兴奋过後,极度疲倦的我立刻进入了梦乡。脚镣就带着睡,明天再解吧!

  【完】